2DJGAME! NOVO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回覆: 16

[文字] 赤線(18禁內容) 更新至第3集 18年8月24日

[複製鏈接]
 unsx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欲罷不能的苦行者

帖子
223
精華
0
DB
1168
1
註冊時間
2014-05-02
發表於 2017-04-21 00:52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unsx 於 2018-08-24 00:22 編輯

第2集 4#
第3集 12#
第4集 15#

昭和32年 夏
東京
玉之井
「珈琲店」翡翠亭

翡翠亭地方不算大,只有約一百平方米,卡座十數。微弱的陽光透過窗簾照到沒有亮燈的室內,天花板古舊的吊扇不快不慢的轉著,不時發出嘰嘰響聲。一名青年正細心地擦著薩克斯風,身旁混著雜音的收音機正播著菅原都都子的歌。

一名只穿了內褲的女子從二樓下來,散亂的長髮遮了半邊臉,女子睡眼惺忪的擦著眼說:「度邊先生?今天這麼早?」

度邊望向樓梯方向,看到女子豐滿晃動的雙乳,有少許尷尬的頓了一下,但沒有刻意的迴避。

度邊繼續擦著薩克斯風,說:「沒什麼,只是…就是沒什麼,所以…來了。」

女子伸著懶腰的走到吧臺後,伸了伸懶腰,一手把長髮往後撥,是一副沒精打彩但美麗的臉,皮膚的狀態有點差,很乾、還有卸不清的化妝品留在臉上,不過那仍是一張美麗的臉。女子打開冰櫃拿了瓶啤酒,隨手開了喝。

聽到了開瓶的聲音青年邊擦著薩克斯風邊說:「你又拿店長的酒?等會他回來又要發火啦。」

女子笑了笑說:「頂多罵兩句,他能拿我怎樣?」

度邊搖搖頭笑了笑,開始收拾清潔薩克斯風的工具。這時收音機開始播放新聞,起初都是些沒特別的事,直至國會正議論赤線的事,又轉播了政客的講話。

政客振振有辭的說:「……赤線根本是人口買賣的溫床,我不明白為什麼都現在還不能取締?難道我們就不能拯救這班無助的女性嗎?我們……」

女子彎下腰,上半身壓近度邊眼前把收音機關掉。

度邊有少許不滿的說:「幹嘛。」

女子也帶少許不滿的說:「什麼幹嘛?你要聽那些政客放屁嗎?拯救什麼的,哈,不過是想污穢的都在他們眼前消失吧。」

度邊頓了一下,沒說什麼,繼續把工具收拾。女子坐到度邊對面,放鬆身子的依著椅背,默默的喝著啤酒。

收拾好工具的度邊隨口說:「吵嚷了好幾年,這次好像是來真的了……赤線大概會被取締吧?」

女子一臉不屑的說:「以前的遊郭能變成了貸座敷,今天叫珈琲店,只要世上還有男人,還有不是一樣?只是默許經營的路封了,最後只能轉到地下,結果就是讓我這種人變得更低賤!」

度邊沒有回應,也不知該怎樣回應,雖然他是沒法完全理解女子的感受,但多少明白這種無奈。娼婦本身已經是讓人瞧不起的東西,再變成非法的話,情況只會更糟。

兩人在店無言對坐,店內越來越暗,是太陽開始下山了,其他店員也逐一到來。陽光還未完全離開時,店長也到了,他亮了燈,偏黃、不太光亮的燈照著店內,女子及其他店員開始化妝更衣。

店長在冰櫃前怒罵:「是誰又拿了店裡的啤酒?」

女子一邊化妝一邊嬉皮笑臉的說:「是我!」

「又是你!我說過多少遍!不要拿店裡的啤酒!!」

女子全無歉意的說:「對不起!店長!」

能看得出店長很憤怒,只是他的確拿女子沒辦法,既不能開除女子,亦沒理由因區區的幾瓶啤酒對女子做些什麼,結果只能罵幾句了事。

女子穿上了紅色連身長裙,面上是過濃的妝,一切準備好了,店長把歡迎光臨的燈箱搬到門外,接上了電源,燈箱閃了好幾下後亮起紫色的光,對店內的眾人來說,這一天要開始了。

度邊坐在一角專心的吹奏薩克斯風,客人逐漸多起來,珈琲店開始吵起來,客人摟著店員,喝酒、談笑,胡胡鬧鬧的。晚一點的時候女子跟其中一名客人上了二樓,還未到房間兩人已開始狂吻,客人的雙手上下游走女子全身,到了房間兩人隨即脫去所有衣服,客人用力把女子推倒在床上,之後整個人押到女子身上,客人完全沒有考慮女子,把她押得蠻痛的,只是女子不哼一聲的忍下了。

女子伸手到床邊拿了避孕套,臉帶微笑說:「客人,等一下,別這麼心急嘛,讓我先幫你戴上……」

客人看到避孕套,立即面露不悅,帶怒說:「你不是吧!」

女子微笑說:「什麼是不是的,不過是戴個膠套吧。」

客人一手把避孕套打飛,說:「我不帶這種東西的!」

女子帶點懇求的語氣微笑說:「但是,客人啊……」

客人罵道:「不要再惹我啦!」

客人狠狠的扇了女子一巴掌,打得女子嘴角滲血,女子呆了一下,摸了摸嘴角,看了看指尖的血。

女子收起了笑容說:「客人,你是要玩操暴的話,請你下去跟店長商量價錢再回來。」

「我不去啊!又如何?」

「我不知道,作主的又不是我,明天時雨組的人會告訴你的啦。」

聽到黑道,客人開始理智點,自己是來尋歡的,不是討麻煩的。客人沒再說什麼,但也沒有讓女子給他載上避孕套。客人押在女子身上毫不顧慮女子的把陽具插進女子陰道。痛!女子沒表現出來,但心中咒罵著客人,全無前戲,吵了一架後才開始,令女子生理上更加沒準備性交,陽具硬生生在沒準備性交的陰道抽插弄得她十分痛。而痛的並不止下體,客人操暴的押在女子身上,又用力抓她的胸部,弄得她全身都在痛。

女子不禁低吟著:「嗄~~嗯……啊…」

聽到女子低吟聲,客人更加興奮的,自顧自高興的用力抽插,越興奮便越用力,把女子弄得更痛。女子非常清楚明白對待不同客人要怎樣做,這種自顧自的客人,什麼都不要做,只要一直忍受著,很快便會完事。

「啊…!嗄~~嗯……」客人又有幾下弄得女子很不舒服。

客人繼續操暴的幹,亂吻女子的嘴、頸、臉……舌頭在女子臉上遊走,唾沬處處,女子雖然身經百戰,仍不禁感到噁心。忍受著,忍受著,客人終於射精了。客人沒有抽出陽具,無力的伏在女子身上喘氣,不一會,客人呼吸開始正常過來,轉身躺在女子身旁休息。

女子見客人沒什麼動靜,起來想要離開,但被客人叫住。

「誰說你可以走的?」

女子轉身望躺在床上的客人,客人指了指他半勃、滿是愛液的陽具。女子明白客人的意思,雖然她態度強硬起來的話,是有可能可以就這樣回去,但跟客人爭拗始終是不太好。有可能客人也強硬起來,之後就是各種各樣的麻煩,暴力收場也不意外。女子暗自嘆了口氣,臉沒笑容,但亦無露出半點不悅之色,她走近客人,彎下腰,手執客人陽具,開始上下的舔。舔著,舔著,陽具差不多完全勃起來,女子含著陽具,雙唇用力緊緊的箍著陽具,頭前前後後的動起來。客人被弄得相當舒服的,閉目放鬆身子的躺著,不時發出低重的呼氣聲。

「噢~~~嗄……呼~~啊……」

客人一副享受的樣子躺著,過了一會,客人突然雙手抓住女子的頭。女子心中暗叫不妙,急急的吸了一口氣。客人把女子的頭壓向自己,陽具深深插到女子喉嚨,女子開始呼吸困難,雙眼睜得斗大,眼淚也擠了出來,女子稍稍用力的拍打客人大腿,但客人完全沒有理會。客人把女子當成死物般的使用,女子心裡有把陽具咬下的想法,當然最終還是沒這麼做,更放棄掙扎的忍下去,因為這比較快完事。客人再用力的推了一會便在女子口內射精了,剛剛才射過一次,所以量不是太多。客人放開了女子,再次躺著休息。

「咳~~咳……嗄~嗄~嗄~咳…」

女子喘氣吐著精液,稍稍調整呼吸,低聲罵了句「混蛋!」後便離開。

深夜翡翠亭屋頂,四周都是霓虹燈,屋頂被照得五顏六色的。女子只圍著大毛巾的,身子沒有好好的擦乾,頭髮也一樣,仍有少許滴水,她叼著煙,扶在矮圍牆遠眺,沒有特意在看什麼,就是看著遠方。突然身後腳步聲,女子回頭看了看,是度邊來到了屋頂。

女子繼續遠眺,說:「這種時間,還有客人吧?」

女子笑著說:「你躲懶!」

度邊笑著說:「被你逮到了!」

兩人都笑了起來,度邊慢慢走到了女子身旁,依著矮圍牆苦笑說:「我在不在也一樣啦,跟本沒人在聽。」

度邊從口袋拿了煙,叼著煙摸摸袋後說:「有火柴嗎?」

女子笑了笑說:「你看我身上有地方可以放火柴嗎?」

想抽煙卻沒火,度邊不禁有點失落,叼著煙嘆氣。正想回去找火柴,女子招一招示意度邊靠近她,度邊未知是什麼一回事,但也靠向女子。兩人臉對臉的,口中的煙對上,煙點著了。度邊依著矮圍牆深深的抽了一口煙,向天上呼出一柳輕煙,兩人默默的抽著煙,就這樣結束了一天。
已有 1 人評分DB 收起 理由
Lanfebit + 45 獎勵。

總評分: DB + 45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Rank: 3

跋山涉水的旅行者

帖子
155
精華
0
DB
3
0
註冊時間
2017-05-05
發表於 2017-05-12 00:32 |顯示全部樓層
看上去也是认真写的,先定下贴吧,h那部分写的不是详细不过h不是主题吧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Rank: 3

跋山涉水的旅行者

帖子
97
精華
0
DB
20
0
註冊時間
2013-12-07
發表於 2017-11-16 09:09 |顯示全部樓層
文笔不错哟,一颗冉冉升起的H文新星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unsx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欲罷不能的苦行者

帖子
223
精華
0
DB
1168
1
註冊時間
2014-05-02
發表於 2017-11-28 22:20 |顯示全部樓層
這天午間的翡翠亭內依舊光線暗淡,度邊先生跟女子正在吃拉麵。吃著吃著,女子把筷子伸到度邊先生的碗裡夾起叉燒,度邊先生立即用筷子夾著女子的筷子,兩人瞪著對方爭持了一會,最後女子放下度邊的叉燒。

女子哼了一聲,說:「小器!」

度邊可能已經習慣了,懶得理女子繼續默默吃著拉麵。突然,翡翠亭來了數名男子,當中還有一名年輕女子。其中一男子袒露上半身,身上是典型的黑道紋身,另一人是穿黑西裝的,還有一名穿和服的,穿和服的男人胸前有一寫著時雨兩字的小胸章。

穿和服的男人一進來便找空桌坐下,另外兩名男人帶著年輕女子站在穿和服的男人背後。年輕女子樣子看來十分不安,低著頭不敢作聲的。度邊先生也有少許不安的,但繼續吃麵。女子露出不耐煩的樣子,暗自嘆了口氣後,放下筷子去招呼穿和服的男人。

女子走到穿和服的男人身邊,恭敬的微笑說:「木村大哥,什麼風把你吹來?」

木村大哥伸手抓了抓女子的胸,笑著說:「還是那麼又大又有彈性呢!哈哈。」

女子笑著說:「要來一發嗎?」

木村大哥笑了笑說:「下一次吧,還有事要辦。」

木村大哥彈了兩下手指,身後的紋身男把年輕女子推向前。

木村大哥:「這丫頭是春子,還是個處女,你給我調教一下她,教她一些基本的東西就可以了。今晚會有重要的客人來找她,不要出亂子。」

女子:「我明白了。」

木村大哥對度邊先生說:「你!」

度邊先生一臉愕然的說:「我?」

木村大哥:「還有別人嗎?」

木村大哥語氣不算重,但度邊先生還是有點慌張,恭敬的說:「木村大哥,有事嗎?」

木村大哥:「你也一起幫手教她吧。」

度邊先生心想要怎麼教?教什麼?但他當然不敢拒絕。

度邊先生:「好的,待會去。」

木村大哥打量了四周,想想有沒有別的事情,站起來對女子說:「那春子就拜託你啦。」

女子:「放心交給我吧。」

木村大哥一行人離開,女子跟度邊先生都鬆了口氣的回去吃麵,而春子則站在原位不敢亂動。度邊先生看著慌慌張張的春子,不禁暗自嘆氣,還不知成年了沒有,卻被賣到這種地方。

度邊先生對春子說:「餓嗎?幫你叫外賣好嗎?」

春子望著度邊先生,眼神是對誰都不信任的那種,兩人默默對望著,度邊先生嘆了口氣後繼續吃麵。吃完麵後,女子走到春子身邊,打量了一下。

女子:「度邊先生。」

度邊先生:「怎麼啦?」

女子:「什麼怎麼啦?跟我上房間教春子啊。」

度邊先生笑了笑說:「哈!為什麼要我去?我不知道木村大哥把我誤會成什麼人,但是…你懂的。」

「什麼懂不懂的,叫你來就來啦!反正你也閒著。」

度邊先生心裡不願意,但也沒有特別反對的理由,而且是木村大哥下的命令,雖然女子應該不會向木村大哥告狀,但還是去幫忙吧,免得有什麼萬一。女子跟度邊先生往樓梯走,春子還是一動不動的。

女子以稍重的語氣說:「還在等什麼?快跟著來!」

春子低著頭跟兩人到房間去,進了房間,度邊有點無所事事的先生坐在一旁,春子還是不知所措的站著,而女子則默默的思考該如何入手。

女子對春子說:「丫頭,我不知你懂多少,我不管啦,把你該懂的都教你。不過基本上那些花大錢來賣處女的人不會要求你像個老手,你不需要學深入的東西,客人說什麼你便做什麼就是了,其餘的事,日子久了你便會懂的啦。」

女子對度邊先生說:「度邊先生過來一下。」

度邊來到女子跟春子之間,女子:「把褲子脫掉。」

度邊先生有點驚訝的說:「什麼?」

女子解開度邊先生的褲說:「什麼什麼?叫你脫就脫啦,又不會少塊肉。」

度邊先生拉著褲說:「別瘋啦!住手!」

「快點啦!」

女子拉著度邊先生的褲,兩人爭持了著,最後度邊先生還是被脫掉褲子。

女子指著度邊先生的陽具對春子說:「簡單來說就是男人的小弟弟插入你那裡。聽我說,那可是很痛的,甚至有可能是你沒法想像的痛,你要做的就是忍受、忍受再忍受,那始終會完的。」

女子看到度邊先生的陽具有點勃起,不禁嘴角微翹笑了笑。

女子:「我不知道你會與上什麼客人,但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記著,男人都是野獸,而且男人一旦勃起了,腦袋就不運作的了。現在教你帶避孕套。」

女子抓住度邊先生陽具帶上避孕套,度邊先生已完全勃起了,女子笑著抬頭望著度邊先生。

度邊先生一臉不爽的說:「又怎麼啦,這…這也是……」

女子笑著說:「呵~我可什麼也沒說。」

女子取下避孕套,交了一個新的給春子,說:「拿著,帶一次給我看。」

春子接過避孕套,戰戰兢兢的接近度邊先生的陽具,她不敢直視那勃起的陽具,對春子來說那是難以形容的異物,那氣味、那形狀,還有抖動,她真的不想觸碰到。

女子:「有那麼可怕嗎?比懷上陌生人的孩子可怕嗎?比梅毒可怕嗎?不帶上的話,那東西可是…」

女子輕拍春子陰部說:「直接插進去的。」

春子仍然很抗拒,但她明白她需要學懂帶避孕套,她盯著陽具,極不情願的抓住,最終把避孕套帶在度邊先生的陽具上。

女子:「大概就是這樣子吧,不過不是每一個客人也願意帶避孕套的。」

春子有點著急的問:「什麼?那…那怎麼辦?」

女子笑了笑說:「說話了嗎?我還以為你是哑的。怎麼辦?能怎麼辦?只能要求客人帶避孕套,當客人拒絕時你要嘗試堅持,裝可憐也好,乞求也好,自己想辦法,留意對方反應,如果對方非常強硬,那只能放棄,完事後盡量洗淨。」

春子:「那懷孕、生病怎辦?」

女子:「那就懷孕、生病啦。」

春子:「但是…」

女子打斷春子說:「沒有但是!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你以為你是什麼?」

度邊先生搭話說:「別這麼說啦,她……」

女子理直氣狀的說:「我跟她說的是實話。」

度邊先生同情春子,但他沒法反駁女子,只能沉默,沉默的旁觀這些可憐的人。

女子繼續對春子說:「還有一樣東西你是要學的,你是新人,客人不會指望你有什麼技巧的,但有一點你一定要做到,就是牙齒不能碰到客人。看著我…」

女子把度邊先生的陽具放在口內吸啜,春子被眼前她不能理解的行為嚇倒了,把陽具放在口內實在是不能接受。

女子放開陽具說:「用舐、用吸,嘴唇收緊後前後往復,小心牙齒,如果你咬到客人後果可以非常嚴重,可能會被當場暴打也說不定。現在先試試。」

春子望著濕淋淋的抖動的陽具,心情沒法平靜下來,很惡心!這東西怎能放到口內?這太奇怪啦!

春子:「我…我不行……」

女子冷笑一聲,說:「你現在不做也可以,我不會迫你的,但面對客人你還是要做。你是要先練一練,還是之後直接含客人?」

春子盯著陽具,要碰又不想碰,張開口要碰又退回。但苦的還有度邊先生,被女子弄得勃起卻只能站著,這對一個正常男人算是酷刑了,再加上春子碰了又放,度邊先生真的快按捺不住了。春子抓住陽具,伸出舌頭舐了幾下,猶豫了一會,終於把陽具放進口中,她按女子所說的吸啜,小心牙齒的前後往復了幾下。

春子放開陽具,一副想吐的樣子說:「這樣可以了吧?」

女子:「差不多,但還要繼續做,直至客人說停,不過不同客人會有些不同。你該知的都教了你,之後就得看你自己了,三樓盡頭的房間放了衣服、化妝品,去打扮一下吧。」

春子默默的呆著,再望了望剛才含在口裡的陽具,之後懷著複雜的心情一語不發的離去。

春子離開後,女子開玩笑的用手指彈了彈度邊先生的陽具,度邊先生更加欲罷不能,不能自制的抖動著。

度邊先生帶怒說:「別這樣啦。」

女子笑著說:「怎麼啦?要是你想要,我沒問題的啊。」

度邊先生內心掙扎了一下,身體很誠實的想現在就跟女子做愛,但他還是拿下避孕套,用紙巾清潔著。

女子苦笑說:「是嫌棄我這種污穢不堪的身體嗎?」

度邊先生微笑說:「那就當然了,你衣領上、頸上都是拉麵的湯汁!髒!」

女子只笑不語的望著度邊先生,度邊先生也以笑回應。

度邊先生收起笑臉說:「別想太多,我只是……不打算單純為了解決性需要而跟你做。」

兩人對望了一會,度邊先生沒說一句話便走了,女子則望房門一直呆著,心中並沒特別的想著些什麼,只是呆著。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2Rank: 2

幻想世界的居民

帖子
40
精華
0
DB
244
0
註冊時間
2017-11-18
發表於 2017-12-01 21:24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 看起来不错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Hack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熱情似火的冒險家

帖子
160
精華
0
DB
490
50
註冊時間
2013-08-08
發表於 2017-12-18 20:26 |顯示全部樓層
很不错哦~我喜欢!感谢楼主~加油!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1

迷失道路的旅人

帖子
18
精華
0
DB
5
0
註冊時間
2017-12-22
發表於 2017-12-25 13:14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看上去还不错,挺喜欢的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女神祝福的聖諭者

帖子
144
精華
0
DB
911
21
註冊時間
2015-11-21
發表於 2018-01-10 03:15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看起來像台本一樣呢,更有感情一點的描寫如何?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unsx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欲罷不能的苦行者

帖子
223
精華
0
DB
1168
1
註冊時間
2014-05-02
發表於 2018-01-10 17:37 |顯示全部樓層
平凡少女 發表於 2018-01-10 03:15
感覺看起來像台本一樣呢,更有感情一點的描寫如何?


不想直接寫出主角感情,會令讀者沒有思考空間. 我打算盡量不告訴讀者主角所想,任由讀者從旁領悟,但為免完全誤解,還是會寫下部份感受,好像女子被客人弄得很痛. 但度邊跟女子的交流時兩人內心感受就會較少著墨.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女神祝福的聖諭者

帖子
144
精華
0
DB
911
21
註冊時間
2015-11-21
發表於 2018-01-10 18:47 |顯示全部樓層
unsx 發表於 2018-01-10 17:37
不想直接寫出主角感情,會令讀者沒有思考空間. 我打算盡量不告訴讀者主角所想,任由讀者從旁領悟,但為免完 ...

這也不失為一種方法就是了
不過,我覺得如果能夠在描寫角色某個重複的動作時(例如笑的時候),
描寫一下不同的面部表情之類,也許能讓筆下的角色更加生動一點?
畢竟寫文也是為了讓自己筆下的角色活起來,不是嗎?儘管是R18內容(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欲罷不能的苦行者

昵稱
ah chuan
帖子
820
精華
0
DB
0
2
來自
singapore
註冊時間
2014-03-28
發表於 2018-01-20 13:39 |顯示全部樓層
这小说写的不错,加油!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unsx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欲罷不能的苦行者

帖子
223
精華
0
DB
1168
1
註冊時間
2014-05-02
發表於 2018-01-23 00:08 |顯示全部樓層
晚上的翡翠亭是多麼的熱鬧,男歡女愛,儘管都只是虛假的愛,但人們還是花著金錢去買。一行男子進了翡翠亭,他們談笑著,其中一人年紀比較輕,像是剛成年的,他表現十分害羞,不像是常到赤線尋歡的人。

其中一年長男子搭著年輕男子肩膀笑著說:「有馬,今晚就讓你見識一下女人是什麼一回事!」

有馬有少許尷尬、害羞的以笑回應:「前輩……這…我還是先回去了…」

年長男子笑了笑,說:「別害羞了,來吧。」

有馬半推半就的跟著,年長男子跟店長談了幾句,女子跟另外數名同事來到接客。女子的同事們很快便坐到客人旁或大腿上,開始她們的工作,投客人所好,有人一開始便激熱烈相擁,有人在情深對談。

女子一步一步走到有馬跟前,她深彎腰,雙乳呼之欲出的,有馬不禁往女子衣裡望,但很快又尷尬的低頭迴避。女子一眼便看出有馬是甚少或從沒到翡翠亭這種地方的人,暗自笑了笑。

女子用食指輕托有馬下巴,讓有馬正眼望著她,兩人四目交投,有馬不知所措的沒有反抗。

女子拉下衣服,乳頭也半露,說:「客人,你是想看這裡嗎?」

女子語氣沒什麼特別,但有馬卻被嚇到了。

有馬連忙說:「非…非…非常對不起!」

女子笑著說:「什麼對不起的,今晚你是我最愛的人!你想看哪裡都行,碰也可以啊!」

有馬心情仍十分緊張,吞吐的說:「是…是這樣嗎?」

「當然。」

有馬不敢直視女子說:「那…我可以碰……」

有馬仍然害羞,但還是一個男人,美女在前,怎會不心動?女子不禁笑了,抓住有馬的手放到她胸前。有馬轉開臉,但偷望女子,手也揉著女子的胸。

女子在有馬耳邊挑逗說:「怎樣?手感好嗎?」

有馬不知該說什麼,手感什麼的根本無暇去想,因為揉著女子的胸令接下來就會跟眼前這美女做愛這件事變得很有實感,他感到非常緊張、亦非常興奮。還沒做過愛的有馬緊張得有點受不了,他不停東張西望的想喘一口氣,直到他看到度邊先生。有馬整個人冷靜下來,女子的事被拋到腦後,他不自覺的站了起來向度邊先生走了幾步。

有馬:「度邊先生?」

度邊先生不知所措的呆著,他的表情既是愕然也是尷尬,還有驚恐。

就在有馬想進一步確認度邊先生時,女子對度邊先生說:「赤木先生,不好意思,忘記跟你說須藤有事找你,快點上屋頂看看是什麼事。」

度邊先生跟女子對望了一下,女子奧微的點了點頭,度邊先生放下手上的薩克斯風上樓去。有馬有點惘然的呆了呆,之後坐回原位。

年長男子大笑說:「有馬,別開玩笑了!那個度邊先生怎可能在這種地方?他可是國寶級樂手啊,雖然他已經沒可能在日本音樂界立足……他大概是到了國外吧。」

有馬喃喃道:「是嗎……」

年長男子:「有馬,你要記著,有些人是你不能開罪的,風骨亮節往往只換來悲慘下場,不是說要去阿諛奉承,但有時候人還是要低頭……」

年長男子心情明顯急轉直下,嘆氣說:「唉……幹!來尋歡,怎麼說起掃興的事?今天我們是來喝酒玩女人的!來,先乾一杯!」

有馬默默的想了想,那難道真的不是度邊先生?之後在前輩的引領下開始融入這溫柔鄉,並開始對女子動手。

接近清晨時分,女子在房間正想休息,突然度邊先生闖進了房間。度邊先生站不穩的跌跌撞撞走了幾步,看樣子是喝了很多酒,恐怕已經完全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度邊先生東張西望了一會,說:「怎麼廁所好像不同了……」

度邊先生再東張西望一會,之後在牆角小便。

女子立即上前阻止說:「你別……」

度邊先生已經開始小便,女子唯有一臉無奈的看著度邊先生小便。

女子「切」了一聲,有少許不悅的抱怨說:「你怎麼了?喝這麼多。」

度邊先生沒有穿好褲子,轉身望向女子,口中唸唸有詞的不知在說什麼,但女子一個字也完全聽不出來。看度邊先生雙眼,那是哭過的眼睛,一個大男人要有多痛苦才會哭得眼睛也腫起來?女子雖然不知道詳情,但那雙紅腫的眼睛已足夠說明度邊先生的心情。女子稍稍轉開臉,不再正視度邊先生,因為那個落魄的樣子是任何人看了也會感到心酸的。女子暗自嘆氣,什麼也沒再說便往房外走。

女子在門前停下來背著度邊先生說:「今晚你別回去了,在這裡休息吧,好好睡一覺……」

女子話沒說完已被度邊先生從後抱著,度邊先生用力不輕,抱得女子有點透不過氣來。

女子稍稍反抗,並試著確認狀況的問:「度邊先生?」

度邊先生沒有回應,只是緊緊的抱著女子。

女子更用力的反抗,說:「度邊先生你弄痛我了。」

度邊先生還是沒有回應,接著更把女子押到床上,看來是沒法溝通的了,女子很快便方棄反抗,因為她根本沒能力反抗一個男人,而且再反抗下去,對方有可能會動粗,現在只能大叫求救或任由度邊先生為所欲為,而女子選擇了後者。度邊先生開始吻及撫摸女子的身體,動作有少許粗暴,但由於女子沒有反抗,所以沒被弄傷,只是有點痛、不舒服。

度邊先生進一步想把陽具插入女子,只是他醉得沒法成功插入,但腰已開始在動,弄了好一會也插不進。女子不禁笑了,之後用手幫度邊先生一把。度邊先生跟不少客人一樣自顧自高興的用力抽插,女子只是他們洩欲的肉塊。度邊先生把女子弄得又痛、又不舒服,不過女子卻不是太在意……很快,完事了,度邊先生無力的伏在女子身上,女子沒有動作,她等待度邊先生完全熟睡才小心翼翼的把他推開,替度邊先生蓋好被子後,女子離開了房間。

中午,度邊先生醒來,他坐起來,只感到頭痛得要命,除了頭痛他什麼都不知道,他手用力的抓住前額,過了好一會意識才清晰過來。度邊先生審視情況,雖然不能完全記得發生什麼事,但看自己下身,多少也明白發生過什麼事。

女子以平常的語氣若無其事的說:「早。」

原來女子一直都在,她正在清潔被度邊先生小便弄髒的牆,只是見度邊先生還未清醒而沒叫他。

度邊先生尷尬的說:「早…早安…」

度邊先生不知所措的跟女子對望著。

度邊先生沉默了一會,說:「昨晚……」

女子一邊抹牆一邊說:「昨晚怎樣?」

「…………打擾了。」

女子笑了起來,說:「打擾了?哈~哈哈~」

度邊先生連忙說:「對不起…我……我…」

女子多笑幾聲,收起笑臉,稍稍認真起來說:「沒關係,沒關係。」

兩人沒再說什麼,度邊先生穿回衣服便離開,當他到了門前時停了下來,猶豫了一下,想了想後拿了些錢出來。

度邊先生把錢遞給女子,說:「是這個價沒錯吧?」

女子望著度邊先生,沒表露出任何情感,只是對著默默的呆著,兩人一直對,久久沒動作。

突然女子笑了出來,之後搬出了對客人用的笑容說:「那多謝了。」

正當女子伸手取錢,度邊先生卻把手縮起來,兩人又再相對無言的。度邊先生兩度開口想說些什麼,但還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女子搶過了度邊先生手中的錢,用慣常的語氣說:「忙了半天,我什麼都沒吃,幫我叫外賣,蒜泥拉麵,一份餃子,我要吃月華軒的。」

度邊先生會心微笑,說:「蒜泥拉麵,一份餃子。好的,現在去幫你叫。」

度邊先生離開房間,女子隨手把錢放口袋中,繼續清潔牆壁。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傳說中的影之手

君と知り合ってよかった

昵稱
雲雀丘由貴
帖子
5731
精華
0
DB
17853
40
來自
ぶらばん!
註冊時間
2012-12-22
發表於 2018-06-30 22:11 |顯示全部樓層
楼主居然写了这么多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Rank: 3

跋山涉水的旅行者

昵稱
豆豆
帖子
93
精華
0
DB
69
0
來自
中国
註冊時間
2018-08-18
發表於 2018-08-20 17:22 |顯示全部樓層
很努力嘛 很不错 楼楼加油
隨機事件: q510273349支付了6 DB給夜店女王Claus,鞭抽踩踢,各種體位玩得不亦樂乎。
我爱你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unsx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欲罷不能的苦行者

帖子
223
精華
0
DB
1168
1
註冊時間
2014-05-02
發表於 2018-08-24 00:21 |顯示全部樓層
女子在窗台前百無聊賴的抽著煙,沒精打采的眼神望向窗外,突然樓下傳來男人的聲音。

「不好意思,有人在嗎?我是月華軒的。」

女子高聲回應:「來啦,呵欠~~~等一下……」

女子把煙弄熄留在窗台,按著後頸搖了搖頭,伸著懶腰往樓下走。途中在走廊遇到一個女人依著牆坐在地上,女人臉容憔悴,神情恍惚,雙眼凹陷,視線沒有焦點,身旁是注射器及一些藥品,應該是染上了毒癮。女子若無其事的跨過毒癮女繼續走到樓下,看到送外賣的小伙子,她微笑揮一揮手示意。外賣小伙子也微笑點頭,之後從外賣箱取出食物放到桌上。

外賣小伙子:「大姐,今天不要餃子?」

女子笑著說:「嘛~~最近有點長胖。」

外賣小伙子一邊往廚房方向走一邊說:「是嗎?」

廚房傳來餐具碰撞的聲音,外賣小伙子拿著多套碗筷回來放到外賣箱。

「那我先回去啦。」說罷,外賣小伙子往門口走。

女子沒有回應外賣小伙子,開始吃拉麵,吃了幾口,她放下筷子呆著,一副心情煩躁的樣子。突然她急步往樓上走,經過走廊時無視坐在地上的毒癮女直接跨過去,女子回到房間取回之前弄熄的煙,點起來邊抽邊回到樓下,途中再次跨過坐在地上的毒癮女。女子叼著煙坐在拉麵前,她一拿起筷子便感到不對勁,放下筷子抽了幾口煙,把煙彈到拉麵中。女子望著拉麵發呆,不一會,她拿起拉麵到廚房倒掉,之後回房間去,途中又再次跨過坐在地上的毒癮女。

就在女子走進房間時,她停在門外,氣沖沖的回頭走向毒癮女,她狠狠的把地上的注射器及藥品踢翻。本來一具屍體似的毒癮女發狂的撲向注射器及藥品,口齒不清的不知在說什麼,女子跟毒癮女爭奪藥品,兩人打起上來。爭吵聲引來了數名男人來到,是木村大哥及他的小弟,小弟們把女子跟毒癮女分開,女子被拉開便沒再掙扎,而毒癮女則繼續發狂掙扎了好一會才停下來,之後仍不時發狂掙扎幾下。情況受控後,木村大哥開始打量四周。

木村大哥問小弟:「是你們給她藥的?」

其中一名小弟少許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這個嘛……很久沒碰過女人了,所以呢……」

木村大哥露出有點不屑的目光,輕嘆一口氣,說:「好啦,好啦。沒事了,都回去。」

當眾人打算離開時,毒癮女抓住木村大哥衣服說:「給我藥!」

木村大哥望著毒癮女,沒用上特別的語氣說:「拿錢來,我給你藥。」

毒癮女身體顫抖著,鼻水直流,有點狂亂的哀求:「木村大哥,我求求你!你給我藥,我給你上。」

說著,毒癮女開始脫衣,身體靠向木村大哥,木村大哥一手把毒癮女推開,並不是十分用力,但也把毒癮女推跌在地上。

木村大哥:「在這裡的女人都是我的,我上了你也不會給你藥的。沒錢就什麼都別想了。」

毒癮女在地上抓住木村大哥的腳乞求:「給我藥~~~給我藥!求求你!」

木村大哥以眼神示意小弟把毒癮女拉開,小弟們把毒癮女拉開,起初動作還算不上十分粗暴,但毒癮女死命要抓住木村大哥,小弟們便開始動粗了。其中一名小弟狠狠的往毒癮女腹部踢了一下,毒癮女痛得鬆開手,口吐著唾沬,曲起腰顫抖著,還發出聽得人渾身不舒服的低吟。

木村大哥搖了搖頭,有點不悅的轉身離開,但當他一轉身便被毒癮女抓住褲腳。

毒癮女氣弱如絲的乞求:「藥……給我藥…………藥…」

木村大哥稍稍用力抽起腳,毒癮女無力抓住木村大哥,木村大哥繼續離開。毒癮女改向小弟下手。

「藥……給我藥………我給你們上,你們一起來也可以……給我藥……」

小弟蹲下來說:「去照照鏡,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吧,比之前還不堪,要是我十年沒碰過女人或許還能接受,現在……哈…你還是忍一忍吧。」

毒癮女苦苦哀求,但沒有人理會她,木村大哥等人繼續離開,毒癮女很想追上去繼續乞求,但身體已使不上勁,口水鼻水淚水都在流,女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望著在地上的毒癮女慘不忍睹的模樣。

女子突然說:「換我吧。」

木村大哥停下來,轉身問:「什麼意思?」

女子輕嘆一口氣,說:「給她藥,我代替她。」

聽到這,小弟們都眼睛發亮的,因為女子可是名大美人,沒有男人不心動。

小弟高興的立即說:「好啊!這……」

木村大哥伸手攔著小弟,小弟不敢說下去。

木村大哥打量了女子一會,問:「剛才是什麼一回事?……為什麼打起來?」

女子頓了一下,有點難以啟齒的說:「有點看不下去……所以……」

木村大哥冷冷的問:「什麼看不下去?」

女子稍稍重的語氣說:「她用藥弄得自己人不像人的樣子,我看不下去。」

木村大哥笑了笑說:「跟我想的差不多,那麼你現在又給她藥?」

女子無言以對的站著。

木村大哥打量女子及毒癮女一下,想了想,對女子說:「被你這麼一說,弄得我也有點想要女人了,唉!進房吧。」

女子:「你給她藥?」

木村大哥:「是我啊,我啊。」

女子沒再追問,木村大哥才不會付出什麼去換女子的身體,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了。小弟們顯得有點失望,跟女子做愛這事看來是沒戲的了,只能看著女子跟木村大哥往房間去。

木村大哥在房間門前停下,對小弟說:「慎,孝二,赤松在深川有個貨艙,把她關一個月,你倆輪流看好她。」

慎、孝二:「是的,大哥。」

木村大哥跟女子進了房,兩人沒多說話,開始脫去衣服。木村大哥光著身子站著,女子很自然跪在木村大哥跟前把木村大哥半勃的陽具含著,女子手法熟練,如何令男人高興她早已駕輕就熟。木村大哥瞇著眼,呼吸開始急促起來。不一會,木村大哥輕輕拍了拍女子的頭示意停止,女子停下來走到床上。木村大哥去拿避孕套,女子看到這若有所想的盯著木村大哥。

木村大哥發現女子盯著他,問:「怎麼了?」

女子有少許慌亂的說:「唉?沒……沒什麼……」

木村大哥沒有追問,帶上避孕套後便押到女子身上。

女子被壓著,雖然不痛,但也不禁發出聲來。

「嗯……」

木村大哥以平常的語氣問:「有壓痛你嗎?」

女子有點不知所措的說:「……沒…沒事。」

木村大哥開始抽插,雖然跟一般男人一樣自顧自高興,但女子感覺到有相當大分別,木村大哥是有一定程度的顧慮女子,而不是當作死物一般的使用,至少女子沒有被弄痛。

跟木村大哥做了一會愛,女子心裡感到莫名悸動,女子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只知自己很想留著這感覺,她心跳加速、有點氣喘,更不自覺的發出低吟。

「嗯……嗄~~~嗯……啊……」

女子記起了這是什麼感覺,是性高潮,雖然不是很強烈,但確實是久違了的高潮。因為太過罕見,女子完全忘記了有這回事,做愛是有感到舒服的時候的。女子腦海變得一片空白,什麼不想去想,只希望一直停留在這一刻,只是這並不可能。木村大哥突然很用力的抱緊女子,下身猛抖了幾下,停下來伏在女子身上喘了幾口氣,之後轉身躺在女子身旁。

雖然木村大哥不算早洩,但女子明顯意猶未盡,她還想要,這種歡愉對她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不過女子總不能向木村大哥要求,縱使心中欲火被燃起,但她還是理智的,她沒法知道木村大哥心中所想,還是別去冒觸怒木村大哥的險好了。女子躺著,沒意識的望向了木村大哥。

木村大哥發現女子望著他,隨口問:「怎麼啦?」

女子也隨口答:「沒什麼。」

木村大哥沒追問,只是再休息一會便離開了。女子稍稍收拾床舖便去更衣、化妝,準備這一天的工作。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手機版|Archiver|2DJGAME 多元化AMCG站

GMT+8, 2018-09-26 09:36 , Processed in 0.111597 second(s), 15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2DJGAME

© 2003-2013 ~

回頂部